<menu id="ekmww"><s id="ekmww"></s></menu><menu id="ekmww"></menu>
  • <samp id="ekmww"><samp id="ekmww"></samp></samp>
    <samp id="ekmww"><label id="ekmww"></label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ekmww"><samp id="ekmww"></samp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ekmww"></samp><samp id="ekmww"></samp>
    <menu id="ekmww"></menu>
  • 首頁 新聞中心 今日要聞 國內

    燭光里的媽媽,遠比想象的偉大

    2022-05-08 17:01 來源:交匯點

    她們是母親,又不是普通的母親。

    張太雷遺孀陸靜華,守島英雄王仕花,纖手執劍的“疫線女神”黃英姿,留守兒童的盱眙“山媽”……她們的羽翼護佑著身后的嫩雛,也守望著山河壯闊、盛世安瀾。走進她們的故事,我們讀出了柔弱與堅強,勇敢與犧牲,遺憾與無悔,愛與被愛。

    母親節來臨之際,讓我們走近這些平凡而又了不起的母親。

    張太雷的妻子陸靜華:

    國慶觀禮時,才知道兒子犧牲已8年

    1950年,陸靜華作為革命老根據地代表團的代表,到北京參加國慶觀禮。在被介紹時,一句“兩代烈士”戳破了家人對她隱瞞已久的事實——她唯一的兒子張一陽已經犧牲8年,而她的丈夫張太雷——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之一,早在1927年廣州起義時就獻出年僅29歲的生命。

    張太雷和陸靜華共有三個子女:張西屏、張西蕾和張一陽。張太雷為信仰獻身時,長女張西屏只有4歲,贍養張母、撫養孩子的重擔就落在陸靜華的肩上。三代人棲身常州南門外清涼寺外的兩間小屋。張西蕾在追憶父親的文章中寫道:“為養活一家五口,母親每天外出幫人干活,晚上帶回許多永遠干不完的針線活和手工活。”

    在白色恐怖和艱辛生活中,陸靜華再苦再難也絕不放松孩子們的教育。常州三杰紀念館首任館長黃明彥告訴記者,為了讓孩子們上學,陸靜華四處求人說情,以每學期考進前三名為條件,讓學校免學費。就這樣,她把三個孩子陸續送進學校。孩子們勤奮刻苦,兩個女兒10歲讀完小學,13歲讀完初中。淞滬會戰爆發后,常州淪陷,張西蕾要參加抗戰,陸靜華讓她帶上張太雷家書,去上海尋找共產黨組織。在黨組織安排下,16歲的張西蕾在皖南參加新四軍,而那封為躲避盤查而剪去抬頭、落款的家書,作為張太雷唯一的家書,如今被珍藏在中國革命博物館。

    幾年后,16歲的張一陽也要像姐姐那樣參加新四軍,陸靜華百般不舍,但最終還是把兒子送上了船。皖南事變中,張一陽被俘后關押在上饒集中營,感染回歸熱病毒高燒不退,敵人以特效藥做誘餌引誘他在悔過書上簽字,他一口回絕,在獄中離世時年僅18歲。

    一門忠貞,兩代烈士,陸靜華無私地支持丈夫投身革命,又送孩子追求信仰。

    張太雷深深影響了陸靜華的一生,他讓她做個自立的女人,不要依附,鼓勵她學刺繡、繪畫、認字,直到可以讀《紅樓夢》。新中國成立后,陸靜華當了常州市軍烈屬協進會負責人,她帶領軍烈屬們辦被服廠、豆漿廠謀生。

    2021年,常州錫劇團新創排的《燭光在前》作為江蘇唯一的新創劇目,赴北京參加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優秀舞臺藝術作品展演,陸靜華作為第一主人公出現在舞臺上。

    “海島上的媽媽”王仕花:

    我收獲了孩子們的“恨”與愛

    1986年,時年24歲的灌云縣民辦教師王仕花,作了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糾結的決定:撇下工作和兩歲的女兒王蘇,陪丈夫王繼才守衛黃海前哨的開山島。

    剛上島,嶙峋的山石,呼嘯的海風,每一幀陌生的風景,都在王仕花的腦海里重疊成女兒的模樣。實在想得不行了,她就轉頭拿件衣服,攥在手中揮舞,向茫茫海天交界處的漁船示意。有時,一連幾天都等不到下島的船。

    后來,兒子王志國、小女兒王帆相繼出生,他們在島上長到六七歲,跟著父母升旗、巡邏,接著離開小島到岸上上學。多年來,王仕花沒少收獲孩子們的“恨”——

    “我也要上學,我不要在家帶弟弟妹妹……”王蘇淚水漣漣。王仕花揩去眼角的淚:“你們都去上學,家里飯沒人做,煤爐子總是熄,只能吃半生不熟的飯……”

    “你們心里只有開山島,我們被燒死了你們都不知道!”岸上的家中失火,被子都燒著了,三個孩子連哭帶喊地把火撲滅,沾滿灰燼的小臉上,掛滿了委屈的淚水。

    王仕花不是沒有想過下島。兒子到上學的年齡時,她和丈夫商量:“咱和王政委說說咱家的困難,婆婆年齡大了,實在帶不了兩個孩子了……”誰知,病榻前,老政委王長杰沒等王繼才開口,一把拉住他的手:“你答應叔,一定要把島守下去!”無意中,把小兩口下島的心思“堵”了回去。

    “他在哪兒,家就在哪兒。”對丈夫,出于愛,王仕花習慣了相信、追隨。但作為母親,她心疼且愧疚。1992年冬天,大風刮了17天,島上斷糧斷火,5歲的小志國滿地打滾:“我快餓死了!”王仕花忍著淚,把螺肉嚼爛,過濾掉腥臭味,往孩子嘴里填。

    “爸爸媽媽是去守島,守島就是守國……”面對孩子們的抱怨,王仕花一次次解釋。

    “你想想,大鍋里沒有飯,你拿自己的碗去盛飯,能盛到嗎?沒有國家的安全,你小家能安寧嗎?”孩子面前,王繼才是絕對的嚴父。每次看到他板著臉教育孩子,王仕花當面不駁他的面子,背后忍不住勸他。老王正色道:“正因為咱們平時不在孩子身邊,才要對他們更嚴厲、教他們做人的道理,不然走滑坡路怎么辦?”王仕花點了點頭。

    如今,老王已走了近4年,開山島也不再是“兩個人的海島”。王仕花發來今年過年時一家三代人在島上拍的全家福——子子孫孫“歸來”,團聚在王繼才的銅像前,陡峭的海島如攥緊的拳頭,不大不小,圍出了“家”的形狀。

    “白衣媽媽”黃英姿:

    成為“被需要的人”,是一種幸福

    記者聯系到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黃英姿時,她正在上??挂咭痪€。作為江蘇援滬醫療隊方艙隊副隊長、專家組組長的她,已和同事們在上海奮戰了30余個日夜。如果在凌晨之前完成工作,她可能會和19歲的兒子打個視頻電話。“這個母親節,可能要在上海一線度過了。”她說。

    “今天晚上有空么?我們可以視頻一下。”知道媽媽工作繁忙,黃英姿的兒子白天一般不會輕易打擾媽媽,每天晚上,會給媽媽發條微信:配一張自己在大學食堂拍的照片,“食堂菜挺好吃的”;告訴媽媽自己踢了足球賽,“技術又提高了”……每隔兩三天,如果“碰巧”遇到媽媽晚上11點半到12點左右有空,在東南大學電子信息專業讀大一的陳宇軒,會戴上耳機,蹲在宿舍走廊和媽媽聊上十多分鐘。“我們一般就是聊聊天,講講自己的生活。他覺得我在一線非常辛苦、肯定會有壓力,讓我注意休息、注意安全,我覺得,兒子長大了!”

    兩年前,黃英姿擔任江蘇省支援黃石醫療隊醫療救治及專家組組長,前往黃石支援抗疫。一天,她收到了當時還在上高二的兒子發來的手寫信照片,“當年您參加重大救援任務歸來時,曾跟我講起救治病人的故事,我為您妙手回春的醫術感到嘆服。相信這一次,您也一定會成功的!您是我心中的英雄。我永遠永遠支持您……”看到家里“小大人”寫的信,黃英姿百感交集,她也以同樣方式,給兒子寫了一封回信:“這里是戰場,雖然沒有硝煙,但是我們也會像戰士一樣去戰斗,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。被病人需要、被國家需要,我們每個人都感到無比自豪。將來,你也一定會成長為‘被需要’的人!”一頁紙長的信,她卻寫了兩三遍,她希望孩子能感受到母親的勇氣與信心。

    今年,在黃英姿接到援滬任務后,兒子好奇地問媽媽,作為重癥醫學科專家為何加入方艙隊?黃英姿解釋:“方艙可能會有一些突發情況,我一直在臨床一線,還在醫院里面做管理工作,我的專業背景是方艙需要的。在方艙,我也是醫生。”

    想做一個怎樣的媽媽?比起“逆行”的英雄,黃英姿更希望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兒子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。她是醫生,無論什么時候,治病救人都是她應該做、必須做的事;同樣,孩子長大后,也會有一個自己熱愛,并且愿意為之奮斗一生的職業,需要他的時候,他會在所不辭。“成為一個‘被需要’的人,是一種幸福。”

    盱眙“山媽”:

    愛和被愛,點亮留守兒童“心燈”

    “上個禮拜,山媽帶我去逛街,我試了一件白色衛衣。山媽看我喜歡,一定要買下來。”這是盱眙縣仇集中學初二女孩趙佳怡,近日給外出打工的父母寫的家書。

    仇集中學位于蘇皖交界的山區腹地,300多名學生中留守兒童占近1/3。從2016年起,仇集中學創建“山爸山媽關愛留守孩子”項目,以校內教師為主,為托管在校園的留守兒童選配“山爸山媽”,讓“山娃”們日常也能感受到父母的愛和家庭的溫暖。

    “一個母親,看到別的孩子遭罪,自己也忍不住心疼。”多年后,回憶起第一次在師生見面會上見到“山娃”馬小超的情形,“山媽”徐玲玲仍然感到心里一酸。當時,孩子剛上初一,穿著褪了色的大人衣服,臉上掛著怯怯的神情。他不愿意和別人交流,學習上也是困難重重。“孩子,別怕,有山媽在就有家在。”剛為人母不久的徐玲玲決定,要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去愛護“山娃”。她牽起馬小超的手,這一牽如今已是6年。

    在“山媽”們眼中,這些留守孩子缺的不是物質,而是親情和關愛,他們無比渴望家的溫暖。家庭聚餐、親子活動、節日陪伴……讓孩子們擁有一種情感意義上的“家”。每到周末,“山媽”劉騰總要帶幾個“山娃”回家,買菜做飯圍桌吃飯。廚房里,洗菜的、淘米的、鍋與鏟子碰撞著,分工有序,一個娃娃悄悄地告訴她:“山媽,我的媽媽很早就去世了,你讓我知道媽媽的樣子是怎樣的,謝謝你!”

    為了方便照顧留守學生,很多“山媽”老師經常晚上住在學校宿舍。周末的時候,把自己的孩子也帶到學校來,和“山娃”們一起相處。真情付出獲得的是愛的涌泉:一下課,馬小超總是一溜煙跑到徐玲玲的教師宿舍,幫她掃地、打水,說上一會兒話。去年教師節,“山媽”張廣慧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—— 一支口紅,這是剛走上工作崗位的“山娃”用第一個月工資買的。

    姚佳是95后,也是仇集中學唯一一位未婚未育的“山媽”。去年從師范學校畢業后,她來到仇集中學成為一名體育教師, 一入職就迅速加入了“山媽”行列。只比孩子們大十幾歲并沒有做媽媽經驗的姚佳,在和“山娃”們的朝夕相處中,對“母親”一詞也有了更深的認識。

    責任編輯:曲雪和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
    少妇被粗大进出,人禽杂交系列免费毛片,中文字幕相部屋人妻出差ntr
    <menu id="ekmww"><s id="ekmww"></s></menu><menu id="ekmww"></menu>
  • <samp id="ekmww"><samp id="ekmww"></samp></samp>
    <samp id="ekmww"><label id="ekmww"></label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ekmww"><samp id="ekmww"></samp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ekmww"></samp><samp id="ekmww"></samp>
    <menu id="ekmww"></menu>